双优先:教育现代化的中国模式

时间:2020-07-31 14:31:17

1. 历史传统

中国自古就有尊师重教的传统。中国最早的教育专著《礼记·学记》说,“君子如欲化民成俗, 其必由学乎”,“是故古之王者,建国君民,教学为先”。这一思想成为儒家文化的一大特点,并被建国者视作立国之本。在2000多年前西汉的文帝、景帝就主张“以德化民”,通过教化民众维持国家安定;汉武帝则采纳董仲舒“立太学以教于国”的建议,在中央设立最高学府“太学”。到了南宋,儒学集大成者朱熹认为,教育是治国安邦的大计。他引用《礼记·乡饮酒义》中所说的“民知尊长养老, 而后乃能入孝弟;民入孝弟,出尊长养老,而后成教;成教而后国安”的思想,把“教化人心、治国安邦”推崇到极致。明清时期,在教育思想中出现了“实学”“实用”的思潮,以培养“经世致用”的人才,使教育所培养的人才有益于国家事业。近代,孙中山认为,“学者,国之本也,若不从速设法修旧起废,鼓舞而振兴之,何以育人才而培国脉”(, 第253页),强调教育是立国的基础。陶行知则更坚定地认为,“国民如果受过相当的教育,能够和衷共济,努力为国家负责,国基一定稳固”(, 第596页),并在中国现代史上开展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平民教育”运动。满足国家发展需要厚植于中国教育的历史传统之中。

2013年9月,在联合国“教育第一”全球倡议行动一周年纪念活动上,习近平再次强调:“中国将坚定实施科教兴国战略,始终把教育摆在优先发展的战略位置”()。在2017年10月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报告中,习近平还说:“建设教育强国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基础工程,必须把教育事业放在优先位置”()。这是迄今为止国家领导人关于教育发展战略的最新表述,充分体现了中国政府在这一政策上的连续性。

国家文件中关于“国家优先发展教育事业”的表述一览表

1986年以后全国人大常委会分别就《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的执行情况在全国范围内组织了6次大规模的教育法律执行情况的检查,其中重点就各级政府对实施义务教育所需经费的落实情况进行了全面审查。同时,为了督促各级政府将教育列入公共财政支出的重点领域并保障财政教育支出落实到位,中央政府建立了预决算管理制度、信息公开制度,要求各地政府将教育财政预算单独列项,并报同级人民代表大会批准且向社会公布;要求各地政府将每年度本地区的教育经费支出情况,以专门统计报告的形式向社会公开,以便社会监督教育经费增长的落实情况。这些举措为我国各级政府履行教育投入责任、持续加大财政拨款力度提供了良好的监督管理机制。

(3) 明确三级政府的财政教育投入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