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坐看新闻网 > 国内 > 正文

女性入殓师:最后的两万种美丽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8-11-14

  最后的两万种美丽

  杨薇薇正在工作

  有人想穿上婚纱,有人想穿上旗袍。即使是人生的最后一次露面,人们对美丽也有不同的期待。

  杨薇薇的工作就是要满足这些期待。她是北京市八宝山殡仪馆的第一位女性入殓师。在她之前的男性入殓师大都按照最简单的步骤化妆,能提供的服务也很少,对待女性逝者与男性逝者没什么差别。后来为了满足家属多元化的需求,给女性逝者更多的尊重,八宝山殡仪馆留下了来此培训的21岁的杨薇薇,开了北京市的先河。

  杨薇薇在这里待了8年,给超过两万名逝者提供过服务。她见过家属们提出的各式各样的要求,只要提出来,她就尽量满足,甚至包括给逝者涂指甲油。

  逝者的手指微蜷,平躺着很难上色,又容易被刮蹭掉,杨薇薇索性握住逝者的手,与她五指相扣,用另一只手给她涂色。

  “跟逝者长时间手握着手是第一次,当时也克服了很大的心理障碍,不断地说服自己去接受。”涂完之后,她也不能松开手,要不断扇风,等指甲油完全晾干。

  穿婚纱也没那么容易。盘发、换装会花费很长时间,更不用说戴上头纱、皇冠这样的配饰。因为毛囊细胞的死亡,头发很容易脱落,梳头时要格外轻柔,杨薇薇总是想以最少的步骤完成盘发,把脱落的头发减到最少。

  在有些男性入殓师看来,“告别会上并不会掀开寿被,大家只能看到肩以上的部分,涂不涂指甲有什么关系呢?”“薇薇总做些没必要的事儿。”

  刘瑞安是杨薇薇的师父,也殡仪馆里资历最老的入殓师。他记得以前给逝者化妆都是在脸部涂上两块浓浓的胭脂,杨薇薇的到来,带来了一些改变。

  通常,入殓师化妆会从刷粉底开始,粉底是用白油特意调出的,遮盖能力强。但杨薇薇不一样,8年来她每一次都坚持在化妆前用酒精擦拭逝者面部。她觉得活着的人化妆前要洗脸,不能因为是逝者就省去这个步骤。

  普通的化妆整容花费时间少,价格较低。遇到有伤疤需要遮盖、缝合,或是骨骼变形需要重塑的,非正常死亡的逝者,入殓师往往需要花费较多的时间和精力,价格也更高一些。

  可杨薇薇面对着失去子女的孤独老人,或煤气中毒唯一幸存的家庭成员时,总是张不开口要高价。

  这么做的后果便是,她需要花费远超要价的时间和精力完成化妆整容。事后她也经常感到后悔,可下一次面对悲伤的家属,她还是心软,又会默默地咽下那个事先想好的数字。

  还有那些送来时仍然戴着尿不湿、残留着排泄物的老人,她很生气,也为老人感到心酸。她总是一点点给老人清洗干净,即便家属没有交纳沐浴的费用也是如此。

网站地图 | 热门标签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联系邮箱:269406793@qq.com

Copyright © 2018 坐看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