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谦国际助力“南海制造”,打造湾区产业升级桥头堡

时间:2020-07-31 12:55:35

数据显示,2017年仅深圳R&D(科学研究与试验发展)投入强度达到4.3%,珠三角其余8个城市的R&D投入强度都不足3%,珠三角地区整体的R&D投入强度仅2.9%,与日本仍有较大差距。

7月27日,总投资105亿元的“南海平谦国际智慧产业园”正式启动建设,依据大湾区制造业集群定位,将重点引进以国内外先进制造业为主的世界500强企业及行业龙头。从“中国制造”到“中国智造”,南海再迎变革发展新机遇。

当下,湾区产业经济飞速发展,行业更迭瞬息万变,产业园建设发展也需适应“新常态”。借助灵活的招商模式、丰富的招商渠道等特质,平谦国际集团可发挥产业园运营商自持优势,随行业调整及时更替招商对象,实现腾笼换鸟。

但如果对标世界其他湾区,会发现大湾区产业升级仍任重道远。目前,香港、澳门制造业空心化严重,除珠三角除深圳等个别城市正逐步向技术密集型产业转变外,多数城市仍以传统制造业为主,研发投入不足。

湾区高端产业集群新标杆

历经二十余年发展,珠三角牢固占据住世界工厂的位置,并未和港、澳一样出现“空心化”现象。2018年,珠三角出口金额达6152.6亿美元,占全国出口金额的24.7%,占广东省出口金额的95.1%。

目前,珠三角已逐渐从“中国制造”向“中国智造”转变,行业产值位居前列的分别为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电气机械和汽车制造,广州、深圳、佛山、东莞四地的制造业发展更是优于其他城市。

屡创新高的“南海速度”,体现出南海区高效行政、部门通力协作提供优质的营商环境。而平谦国际集团将在南海区狮山镇内设立外商独资项目公司,作为项目的统一开发运营主体公司。政企合作,共同促进南海制造业发展升级。

平谦国际集团的发展模式可概括为“开发-管理-开发”,为全球工业4.0生产制造商提供人工智能化、高品质、个性化的厂房。产业园拥有集团金融实力保障,地理区位优越,基础配套齐全,入园企业可享受用地、税收等多项优惠政策。

在南海“高质量”发展规划下,南海平谦国际智慧产业园不仅是对外开放程度高、产业结构层次高、专业服务水平高的现代智慧产业园,还承担着推动南海产业向中高端迈进,做大做强先进制造业集群的重任。

但随着全球第四轮产业链转移到来,越南、印尼、泰国、缅甸等东南亚国家,已开始吸引全球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向其转移。中国长达几十年的人口红利期即将减退,珠三角迫切需要在新时期找到自己的位置。

此次,平谦国际集团择址狮山镇汽车产业园,与一汽-大众佛山工厂和本田佛山工厂毗邻,将打造集团布局大湾区的重点产业园项目,引进新能源汽车配套、高端制造、人工智能、新材料、精密工程等产业,与南海发展“两高四新”产业相吻合。

大湾区产业升级势在必行

在全球经济发展中,湾区经济以其开放的经济结构、高效的资源配置和强大的集聚外溢功能,成为许多世界级城市的发展趋势。在我国,粤港澳大湾区已上升为国家战略,承担着打造国际科创中心的历史重任。

平谦国际智慧产业园正式登陆南海

从签约、拿地再到施工领证,这个用时两个多月便成功落地的产业园,是南海近年来引进投资额最高的工业产业项目。项目达产后,预计开发投资总额超105亿元,其中外资投资额约60亿元。

地处大湾区腹地,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以制造业为本,曾创造出县域经济发展的“南海模式”,民营经济率先发展壮大。站在时代发展新潮头,近年来南海加速推进科技创新及制造业升级,抢占经济发展制高点。

不仅如此,南海区政府还携手中科院、清华、北大等19家高等院校,合作共建近40个高端公共创新平台;同时高度重视营商环境建设,努力提升全方位服务水平和质量,加速引进优质高新企业。

实际上,推动产业向高精尖转型升级,不仅是南海的诉求,也是整个大湾区的时代命题。

在7月27日“湾区新拓,扬势南海——南海平谦国际智慧产业园项目启动现场会”上,南海区区长顾耀辉表示,“平谦国际集团是国内最优秀的产业园建设者之一,当前平谦国际集团的产业园区已经聚集了一大批战略性新兴产业,不乏一批世界500强企业。这是南海转型升级、产业升级所必须要的元素。而南海平谦项目落地,有利于弥补南海面向欧美招商的短板,拉动南海整体经济发展,助推南海产业向中高端迈进,做大做强先进制造业集群,也将促进南海工业园改造需要,为下一步推进村级工业园改造树立标杆和样本。”

平谦国际集团是以“中国工业4.0实践者,中国工业由大转强引领者”为己任,致力于为国际高端制造商在华生产业务提供工业地产及相关服务,客户群以外资企业为主,主要为欧美日韩。从2002年至今,平谦国际集团已在全国开发大型工业园15个,总规划面积超过500万平方米,其中11个园区分布于长三角,并成功吸引西门子、德国曼胡、睿力得、爱塞威、胜斐迩、美国怡口净水等100多家世界著名生产商入驻。

业内专家建议,大湾区要实现产业转型升级,应从打破行政边界,促进地区经济融合,发挥产业链上下游环节之间的协同效应,构建高度包容开放的贸易投资体系,以及降低企业经营成本和创业风险等方面入手。